• <strong id="tfdi9"></strong><s id="tfdi9"><object id="tfdi9"><menuitem id="tfdi9"></menuitem></object></s>
    <span id="tfdi9"></span>

        1. <button id="tfdi9"><object id="tfdi9"><menuitem id="tfdi9"></menuitem></object></button>

          <s id="tfdi9"><object id="tfdi9"><menuitem id="tfdi9"></menuitem></object></s>

          <span id="tfdi9"></span>
          您所在的位置: 油化新聞

          會戰紅色家譜:零下40℃穿棉襖沖“澡”

          2020-03-24 11:47:50    來源:大慶晚報    編輯:李紅艷

          原標題:學習鐵人精神,要實踐在工作中——

              零下40℃穿棉襖沖“澡”

          老會戰于連河

            采訪于老那天,正趕上大慶支援湖北孝感醫療隊勝利凱旋。有著6年宣傳工作經歷的他,傳給記者這樣一段話:

            “感謝這些可愛、可親、可敬的白衣勇士,他們用義無反顧、舍生忘死的行動,震撼著每一個中國人的心靈,也讓世人看到了中國人民在災難面前,無所畏懼,不怕犧牲,相互扶助、亮劍出征、共度時艱的偉大民族精神。這種勇往直前的抗疫精神,就像當年延安精神、大慶精神、鐵人精神一樣,是我們中華民族最為寶貴的精神財富。作為一個有著50多年黨齡的老黨員,請代我向這些英雄致敬!”

            差一點兒與大慶“擦肩而過”

            1964年8月的一天,寶清縣。

            一個青年人急急忙忙趕到報名點,一頭扎進了擁擠的人群中。因為個子不高,又很瘦,三擠兩擠,就擠到了人群的前面。

            看著這個小個子,負責報名的干部似乎有點懷疑。“于連河呢?”“我就是啊。”

            對方重又打量了一下說:“我們的活兒可重啊,你這么瘦小,能挺得住嗎?”“別看表面呀,我的勁可大了……”

            說起這段,于老自己都笑了。“那年頭,我們全家7口人,全靠父親一個人四十多塊錢的工資生活,挺清苦。貧苦的孩子早當家,所以,我初中畢業就一心想去工作,為家里減輕負擔。”

            招工來大慶,不知道來搞石油,只說是個農墾單位。當年招工的條件,身高要求1.55米,我1.56米;體重要求45公斤,我45.5公斤。那叫個驚心動魄,差一點兒,就和大慶擦肩而過了。

            硬杠算是過了,政審這個軟杠可是個大關。

            報名百十來個人,最后只招走了29個人,這里有我的原因很簡單:父親是位老抗聯,參加過解放戰爭,隨著四野解放了大半個中國,本要退伍回鄉了,又被招回部隊參加了抗美援朝。

            這在當時,根正苗紅,政審通過是意料之中的事兒。

            于老剛到大慶時,被分到了農墾三廠一礦,也就是現在的采油一廠一礦。

            剛進行入廠教育不久,因為井下急需人手,他們這批徒工被借到了井下作業大隊頂班作業。

            “因為我個矮體瘦,分派工作時,照顧我,只幫著資料員抄抄表,登記一下數字什么的,不用拿著管箝上井干過重的體力活。但這也不那么絕對,如果忙起來,人手不夠時,崗位就分得不是那么清了。”

            零下40℃穿棉襖沖“澡”

            “好像是1965年的臘月,氣溫降到零下四十多度,滴水成冰。當時為了搶速度,使更多的油井盡快投產,作業隊從一天一個班上井作業,改為一天兩個班同時干。”

            “從地下把一根根油管用卷揚機啟出來,因為是帶壓作業,根根油管分離時,隨管線頂上來的地下水就會噴涌而出,周圍的人就會從頭到肩沖個‘澡’。為了防護,我們是內穿棉襖,外套雨衣。大家都知道,地下水比地面的溫度高,淋下來時,有股暖暖的感覺,可沒多長時間,雨衣的帽子和肩部就凍成‘鎧甲’,頭、肩固定得動都動不了。就這樣,取出一根油管,就兜頭來個‘澡’,頭、肩剛能活動,馬上又凍得結結實實。這樣一天下來,不但腰酸背疼,而且頭頸發木,人累得躺下就睡著了。”

            “我們宿舍是個真正意義上的板房,四周是木板,上面是掛滿冰霜的篷布,數九寒天,板房內比室外也強不了多少。屋里取暖主要靠的是屋中間用汽油桶改裝的天然氣爐子,大家的雙層鋪都圍著它擺。直到那時,我才真正體會到父親常說的抗聯那句‘火烤胸前暖,風吹背后寒’是什么滋味。一下班,大家就都蜷曲在被子里,只露個頭。如果半夜不小心腳伸出被外,一個激靈,就能凍醒。”

            “那會兒,隊里有個姓張的技術員,為了不影響兩班倒的生產,‘寄宿’在我們的板房里。因為怕有問題還要從床上爬起來,穿衣服耽誤時間,索性就穿著那身潮濕的杠服棉襖,往油桶附近一靠就睡,井上有了事兒,他起身就走。”

            “就這樣來來回回,睡睡醒醒,細算一下,一宿也睡不了幾個小時。張技術員認真的工作態度和忘我的工作熱情,深深打動了年輕的我。這不就是我身邊的‘鐵人’嗎?從那時起,他成了我心中的榜樣,工作懈怠時,我就會想起他,想起那個為了油田生產不知疲倦的張技術員。”

          人拉肩扛運油管(取自張啟華《瞬間·永恒》)

            “要過得硬不要過得去”

            1966年的春天,于老和隊里的9位同事,被派去參加干打壘會戰。

            凌晨2點到達工地時,睡眼惺忪的他們一下子被眼前火熱的場面點燃了。

            紅旗招展,歌聲嘹亮。各路隊伍,聚集一處,結對子,搞比拼,建筑干打壘的勞動競賽熱火朝天。

            大家都一個勁頭,就是個干!干得那叫個快。從凌晨2點干到下午2點半,一棟干打壘已經初具規模。我們的領隊是位姓杜的井長,他說,咱們別光圖快,得保質保量完成任務才行。我們一聽也對。就趕在主管單位檢查驗收工作之前,先搞個自查。這一查,查出毛病了。

            有一側墻體大概1.5米左右高的地方,有大約1厘米的偏差。

            按照工程要求,這個偏差在允許的范圍之內,但杜井長沒有放過這個瑕疵。他說的一句話,至今我還記得:“不能就這么馬馬虎虎地過去,我們干什么工作都要‘過得硬',不要‘過得去’才行。”

            “杜井長這種嚴細認真、一絲不茍的工作態度,讓我們都很佩服。馬上動手,把不合格的墻體拆掉,直到下午5點,我們才回到單位。雖然當天的勞動競賽,我們沒有排上名次,但每個人的心里都非常踏實、非常安穩。”

            180斤的油管扛了一百多根

            “那個年代,學習鐵人那句‘有條件要上,沒有條件創造條件也要上’的話,不是只停留在口頭上,而是實踐在工作中。”

            “1965年,我們8位同事,要前往油井作業。卡車把一百多根油管拉到距井場一百多米外時,才發現,通向井場的小路泥濘不堪,如果硬讓卡車將油管運到井場,極容易陷進泥中。那還想啥呀,就這么等著,管子也不能自己過去,一根根往里扛吧!老師傅的一句話,讓我親歷了一場人拉肩扛的實戰。”

            “一根油管9.5米長,90多公斤重,一人一頭,扛著走,要喊號子才能順利前行。我前面說了,我個小還瘦,師傅們總是先把一頭擔在我肩上,再去扛另一頭,還要盡量把重量多放在他們肩膀上,來減輕我肩膀上的壓力,相互幫助,一切為了油田生產,沒啥二話。就這么著,我們8個人,硬是把一百多根油管運到了井場。”

            于老說:“毛主席說過,人總是要有一點兒精神的。我們靠著這種精神拿下了大油田,白衣天使靠著這種精神,把一個個生命從死亡線上救回來,這種精神無堅不摧,是中華民族血脈中的根基,是值得代代傳承的寶貴財富。”

            文/攝 大慶晚報記者 伏虎

          掃一掃,手機打開瀏覽

          關鍵詞:會戰紅色家譜 鐵人精神 干打壘會戰
          版權和免責聲明:
          1.大慶網擁有大慶日報社所屬媒體網上發布版權,任何單位及個人不得轉載、摘編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經授權使用作品的,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,并注明“來源:大慶網”。 2.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XXX(非大慶網版權所有)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如其他媒體、網站或個人從本網下載使用,必須保留本網注明的“稿件來源”,并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。如擅自篡改為“稿件來源:大慶網”,大慶網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          本文鏈接:
           
          吉祥棋牌游戏